©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雷默
  

  光之履在幽暗的林中显现
  好像一只猛虎刚刚出没过
  但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只花蜘蛛,睡在自己的网里
  只有两只红红的枸杞果,悬在细枝上
  

  我确信不止一次见过它的踪迹
  不是通常的影子,而是它本身
  犹如佛不是塑像,禅不是花木和流水
  前年在玉龙雪山,去年在桃花坞
  此刻,在寂静的幕府山中
  

  它是否是一只百脚兽
  月亮升起时,它把鞋脱在了窗台上
  
  

  简评:
  

  诗人雷默始终坚持自己的禅诗方向与语言个性,他的诗大多来自于对生活与自然万物的感悟与挖掘,长于辨证的思维往往从意想不到的角度给出事物的真相与秘密,完成或打开某种体验与审美,呈现出事物非同寻常的意义或禅性。对诗人来说,一花一木,一虫一鸟,一春一秋都有自身的佛性,重要的是要有一颗明见心性的禅心去感受去发现,而诗人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把一些闪光的佛性与禅理从生活与万物中提纯出来,如他的这首《光之履》,轻而易举地便抵达了那禅性的境界,特立独行的想象与缭绕的扑朔迷离的神秘气息在虚与实之间开辟出一个美妙的诗性空间,丰富的语言纹理既能凸现天地间所包容的万物之美又能让人深切地感受“光”的神奇与神圣,特别尾句“月亮升起时,它把鞋脱在了窗台上”不经意间便让世界获得了“光”的恩宠,这神秘化的“光”让整首诗的内在张力最大化起来。(宫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