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诗人。《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我在你群里
却不在你心里
相遇在地铁或街头
你我依然不相识

有时,我会问自己
为什么会在那么多群里
我悄悄退了几个
却又被拉入另外的群

设置屏蔽,消息免打扰
偶尔也去看几眼,但不发言
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
我说,群在,我不在

杜尚把尿壶取名《泉》,带进艺术馆,

是一种嘲讽。尿壶还是尿壶,尿壶并不是

艺术,尿壶只是一个比喻,一个道具,如果

你认为尿壶是艺术,你就傻了。

杜尚绝不会把尿壶作为礼品送给他的朋友的

他自己也绝不会为尿壶狂欢,

或者把尿壶悬挂在自家墙壁上。

如果我们为尿壶狂欢,我们就成为了杜尚嘲讽的对象。


其实,中国古代禅宗大师就有类似的机锋妙语了。


《景德传灯录·临济义玄禅师》载:僧人问临济义玄:“如果是无位真人?”,玄便打,道:“无位真人是什么干屎橛?”;

又,《五灯会元》:僧问云门文偃:“如何是佛?”,文偃答:“干屎橛”。


如果说杜尚的尿壶是先锋艺术,那云门的干屎橛就是中国唐代的先锋诗了...

这一天,阳光蜜一样倒下来
稻田,树林,草地
高楼,桥梁,江水,
我甚至想,伸出舌头舔一舔幕府山石的滋味

霜降后的秋天甜蜜而慈祥
粘住你,粘住我
粘住那些热爱的人
天黑了,我们还在舔太阳的脸

2018.10.28

七棵银杏

那个上午,我见到了
七棵古老的银杏树

两棵在孔庙
七百多岁

三棵在清真寺
栽于元代

还有两棵在报恩寺
一千三百多年了

迷茫细雨中,一阵风起
金黄的叶子,从七棵树上一起飘落

灰树林

众鸟在林间低飞,声声啁啾。
残叶蜷缩枝头,一如命运之瑟瑟。
青灰的天空下,槐树上的三只鹊巢,
仿佛村子里最后的三户人家。

立夏

四月彗星一样划过
我的睡眠是夜的皱褶
芍药接过牡丹的衣钵
布谷鸟的歌声是针灸的针

一念

山间开满了蔷薇
却找不到一朵牡丹
你的美是我生命的涟漪
风,吹不走人世的尘埃

涂鸦

雪的羽毛落在窗台上,
雨的泪痕在脸上。
光阴,如果是一张白纸,
与其涂鸦,莫若虚度

凋谢

四月盛开的花朵
八月凋谢...

前几天,给著名诗歌评论家、诗人呼岩鸾老先生发了我的《祁连山下》《雁荡山》《空枝》《回忆青海》几首诗,刚刚呼老给我发来这首诗。

须弥山上
白浪滔天

一个禅人一首褝诗
种出野菜都是佛
走过不相干的人

观音菩萨在江南是女子
江南女子在青海是观音菩萨
观音听音化身十四亿

一只黑鸟
飞离了我灰白的头颅

我的原诗:

雁荡山

一亿多年前的火山
喷涌出一尊尊石佛
一亿年来,石佛繁衍了万佛
我们叫它石斛、马齿苋、虎皮兰……
小龙湫,大龙湫

谢灵运和李白
沈括和徐霞客
他们来过
各自拜见了
自己的佛

2018

祁连山下

1

一辆一辆汽车开进祁连山深处
一次一次在观景...

一 遗恨

恨是可能,但是不可能有什么所谓的遗恨
遗留的往往可以忽略,只是有时你不愿意忽略
或许,留下的记忆,有应该的神异
你依赖它,去抗拒,另一种不可能的无法抗拒

没有办法从帮助中,原谅帮助的无益
就像爱情,没有办法,选择有关于爱情的比喻
如果需要帮助,那么,只有抗拒帮助
才能可能接近,你无边的,关于现实的野心

在哪里?当你在定义某种经验的绝望之时
会忽略绝望的:“止戈为武,助人为侠”
莫名的言辞,如春日的阳光,洞彻天地的秘密
此时的讲述,都是悲伤的,如和风吹过的无力

二 从前

——从前,你能不能出现在从前的前面?
那时,流光徘徊,被映照的刀色的美,慷慨
即是是流泪的光景,也安排了许多应有的欢乐
而余下的悲...

每一扇窗户里
都有几双眼睛
从高高的紫金山眺望
只有灯火

覃贤茂兄说我是比喻的大师,其实是有两个源头的。一个是佛经,另一个是庄子。佛经里有太多的比喻,百喻经为代表。庄子更是隐喻大师。比喻,古老的修辞,用理科词来说,一个事物在另一个事物里的镜像。作为这个时代的诗人,所谓独特的新鲜的比喻实质是诗人独特的发现与思考。可能是一首好诗的灵魂——独特的诗意,审美的价值。

试举一例:

立夏

四月彗星一样划过
我的睡眠是夜的皱褶
芍药接过牡丹的衣钵
布谷鸟的歌声是针灸的针

再举一例:

灰树林

众鸟在林间低飞,声声啁啾
残叶蜷缩枝头,一如命运之瑟瑟
青灰的天空下,槐树上的三只雀巢
仿佛村子里最后的三户人家

布谷鸟的歌声是针灸的针和三只雀巢仿佛村子里最后的三户人家,分...

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其故,曰:“无所可用。”庄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请奚杀?”主人曰:“杀不能鸣者。”明日,弟子问于庄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将何处?”庄子笑曰:“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然,无誉无訾,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一上一下,以和为量,浮游乎万物之祖。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此神农、黄帝之法则也。若夫万物之情,人伦之传则不然:合则离,成则毁,...

-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