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无知与无穷尽
雷默

春天,我有更多的无知与无奈:
录下树林里两种曲致的声音
查遍辞典,请教多人
我依然弄不清,哪是鹧鸪的哪是野雉的
更不知声音后面的曲折
许多时候,我守在幕府山的密林里
企图发现它的秘密
然而,当我听清它的叫声
准备靠近时,却如蜡烛熄灭了

我也会为一些微小的花吸引
而有小小折磨
它们并非是无名小花
只是我们未记住或者未给它取名字
佛说,翠竹法身,黄花般若
春天,抑或世界,终是无穷尽

星儿叶子:诗人雷默所感叹的是大自然或者宇宙万物的无穷无尽、无始无终以及人类在其中的渺小无知。但我从他这首如此感性的诗歌中所感受到的却是诗人对自然万物的痴迷和热爱。南京幕府山依长江蜿蜒六公里,是达摩一苇渡江的地方。雷默在山下居住了三十多年,他说幕府山是他诗歌的源头。那么他对幕府山一草一木、一虫一鸟的熟悉和热爱就不足为怪。幕府山丰富多彩和变化无穷的自然景物滋养了诗人的心灵和精神,成为诗人创作不竭的源泉。春天的时候,诗人会到山林里倾听鹧鸪和野雉的叫声,寻觅它们的踪迹,分辨它们的声音,甚至探寻它们声音背后的故事,诗人还会被山野间无数无名的小花吸引,他多么想知道它们的名字。这所有一切作为只有一个怀有爱心,慈悲心,与自然万物平等相待之心的人才能做到,其实这就是佛心吧。佛说,翠竹法身,黄花般若。诗人佛心洞明,与万物瞬间通息,也因而看到春天无穷无尽,万物无始无终,面对神奇无限的大自然,诗人虽则感叹人的无知渺小,但竟是瞬间心智洞明,与万物通息相融,自在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