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残雪》

雷默

一只只小白猫
睡在一棵棵松树的怀里

它们的眼睛在天上
爪子,伸进来世

我坐在去禄口机场的
汽车上,我在尘世

星儿叶子:雷默喜欢以雪的意象入诗,他说雪是纯美的象征。这首《残雪》很别致,诗人把残雪比喻为一只只小白猫,它们温顺安然地睡在一棵棵松树的怀里。它们是来自天堂的天使,眼睛在天上,爪子伸进来世,这已经富于梦幻之美,让我们想象它们的圣洁。但我们还是感受到它们温和可爱的气息。而我坐在去禄口机场的汽车上,我在尘世。这样出其不意的连接使诗歌产生奇趣。残雪在天上,是圣洁之美的象征,我在尘世,是世俗的象征。应该说二者之间是有距离的,诗人很向往那种圣洁之美的境界吧。但是如果我们抽离其境来看,这一幅静美温爱的残雪图和我去机场汽车上的动感图组合在一起又是多么和谐而富有生机,二者并无相违之感,而是充满和谐、温爱、包容和生趣。世间万事万物就是这样相左相生,互相依存,在矛盾中达到和谐统一,从而创造出了一个丰富多彩、充满生机与趣味的世界。这世界就是禅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