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雷默新绝句19首(刊于《诗歌月刊》2015年第9期)

立夏

四月彗星一样划过
我的睡眠是夜的皱褶 
芍药接过牡丹的衣钵
布谷鸟的歌声是针灸的针
 
2013
 
灰树林

众鸟在林间低飞,声声啁啾。
残叶蜷缩枝头,一如命运之瑟瑟。
青灰的天空下,槐树上的三只鹊巢,
仿佛村子里最后的三户人家。
 
2014
 
一念

山间开满了蔷薇
却找不到一朵牡丹
你的美是我生命的涟漪
风,吹不走人世的尘埃
 
2013

暮春诗

蔷薇在我眼里燃烧,灰己归心
春光在你手里遗漏,魂己归天
鲜红欲滴的樱桃啊
明早就将躺在超市的货架上
 
2013
 

昨夜,你来到我的梦里
一起上学堂,河边打猪草
今晨,我坐在凉亭里
木槿花开了,你是谁,你在哪里?
 
2013

七月

七月的阳光流泻着透明忧伤
人们吃着西瓜荔枝,甜蜜的时光啊
岸边的青草静静枯荣
水之涟漪,从何起,又消失何方?
 
2013

初夏雨后,江边独卧
云朵不停地拭着月亮的脸
爱的眼泪散落在银河里 
隔江的灯带岂是渔火
石化厂,夜色下巨大的隐体 
 
2013

白露

当蟋蟀看见,阳光卧上玻璃棺
舞会散场了,银杏开始卸妆
当万花筒分娩出枫叶红,喜鹊惊呼
啊,莽莽一条蛇,留下两件衣
 
2013

寓所

造物主给了我一具肉身
让我不停地为它寻找安身
然而,世俗只给了它两个定义
今生叫公寓,死后叫公墓
 
2013

雨和雪

此刻,北方正在下雪
我的窗外是嘀嗒嘀嗒的雨声
雨和雪,都是我爱人的化身
雪是新娘,雨是大娘
 
2014

怀念

你说大地是位慈悲的母亲,
坟墓是否就是她的乳房?
每当杨柳依依时,
我们无限地眷恋,抚摸和吮吸。
 
2014

致覃贤茂

把朋友留在家里
就像把生命放入子宫
我们秘密地喝酒,说诗
完成两个大脑的交欢
 
2014

绝句

花朵从黑暗中醒来
翡翠睡在石头的内心
春天如此美好而短暂
即使泪水,也洗不尽蔷薇忧伤
 
2014

夏夜

泪水涌出眼眶时
星星已落在你的枕边
穿堂风穿过我的身体
蜘蛛的摇篮里,有明日的梦
 
2014

盛夏诗

骤雨初歇,夜风里夹着枯草的气息。
那是黑暗中一缕白发的闪电?
哦,夏己盛极,暑气像丝瓜一样老去
朋友说,青海的油菜花刚刚开过
 
2014

彼岸花

十月之长假结束了
我们急匆匆地赶往办公室
你听见晨起的鸟儿在枝头鸣唱:
“浮生若梦,许自己一世清欢”
 
2014

鸟鸣涧

我听见不同的方向传来不同的鸟声
遁声寻去,密密的树林里,它们都是隐者
我想起电线塔上的那些雀巢
南京,上海,杭州。那里,也有我们的家
 
2014

减肥者

他一次次把肉搬到自己身上
又一次次把它痛苦卸下
如果这不是他的命运
那一定是他的西西弗神话
 
2014

夜空里有浓郁的花的气息
那是大地的、植物的灵魂
灵魂飘逸的地球啊
月光下轻得像一只气球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