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宋宁刚(南京大学哲学博士,西安财经学院教师,青年诗人、诗评家)

如是(之一)

雷默

秋天来了么
盛大而又华丽的葬礼正在上演
没有人知道入殓者是谁
爱,仿佛山野遗落的核桃
唯有击碎,始见真心
   
这是雷默又一首出色的新禅诗。仅从这首诗的题目来看,也是近禅的。佛经中多数经文都以“如是我闻”开始。《如是》借用佛家语,看似虚指,实则具有很强的概括性,更有一种以佛眼来垂怜和观照世间的定然与无限。
全诗以问句(疑问或设问)起,前两行——“秋天来了么/盛大而又华丽的葬礼正在上演”——是一个倒装。实际上是由于那个隐在诗后的“我”,看到“盛大而又华丽的葬礼正在上演”,有些意外、甚至惊...


——乘高铁从上海回南京

我没看见田野里长什么
我没看见田野
我的田野里跑过一只兔子
我的田野终将荒芜

2017.5.28

流水

从紫金山流下的水
经过我的身旁,涓细如丝
新兴的建筑群中间
更显出它的古老与婉转

我已无法辨析哪是青蛙之鸣
哪是蟾蜍之唱
但我分得清不时传来的
高铁之喧与普快唱了一个世纪的歌

这是一首由古至今的交响曲
流水不改其淙淙之声
但它只是和音。每一个夜晚
我都想偷走它的欢乐和宁静

 

咳嗽

别对我说你刚刚祈祷过
也别对我说你己经关掉了汽车油门
别对我说你的工厂己经搬走了
也别对我说你刚刚从梦中惊醒

此刻,我站在幕府山顶上遥想苍穹
树林笼罩在深深的孤独里
太阳之余晖为古都呈献玫红色雾霾
我的咳嗽亦是大地的咳嗽?

 

无妄

三十多年前
农民伯伯开始给稻子、鸡、青菜
喂药,伯伯说,它们都有病...

-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