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晨雨

雷默

它的脚步多么急
仿佛大年初一的爆竹
撼天动地,不容分说
我像风箱一样打开惺忪之眼
所见之物却是如此安静:
庭中树,房子,远处的山岭
全都一动不动
我趴在窗台上看这一幕
像不像一条被雨惊醒的狗

覃贤茂: 对景观念,即物体情,此是诚意,此是致知。谁的脚步那么急?真的是晨雨吗?诗人为何联想到除岁的爆竹?是内心的怵惕和恐惧修省吗?是棒喝一般的顿悟吗?诗人“像风箱一样打开惺忪之眼”,不能不让人想到老子所言“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所以静者愈静,动者愈动。天地一体,万物齐一,诗人却想到了禅门中“狗子也有佛性无”的著名公案,所以在诗的尾句写出“一条被雨惊醒的狗”这样矫奇险峻的比喻出来,陡然让读者也被警醒!

星儿叶子:喜欢雷默这首《晨雨》,是因为它传达出的舒展和松弛的生命体验。读它令人感觉和诗人一样慵懒地融入雨气迷离的天地之间,完全物我两忘,自得其乐。早晨之雨来得很急吧,动静有点大,噼噼啪啪的响声像大年初一的爆竹,把睡梦之中的诗人惊醒。诗人还处于半睡半醒之间,眼皮撑开有点像拉动沉重的风箱一样慢而滞涩。但是诗人趴到窗台上看到的雨中景物都是安静的,院子中的树木,房子,远处的山岭全都在雨中静穆。这一静景和前面雨的急骤形成一个鲜明对比,诗人是否要在这种对比中蕴含点什么呢?也许有,更可能没有。这种雨中静穆之景把声音、响动、嘈杂全部收容了,进而消解了。甚至包括诗人的感觉也与天地静穆融为一体了,真正达到了天地一体、物我两忘的境界。当我们看到最后两句,不禁先是一笑,然后惊叹诗人对自己感觉把握和传达得精准至极,他所做的那个被雨惊醒的狗的比喻简直贴切到无与伦比。一条被雨惊醒的狗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雨景,是什么感觉?慵懒的,放松的,无知的,甚至是无辜的。诗人通过这个精彩比喻意在传达和强化他前面的物我相容的感受,这个比喻兜揽和升华了前面的意境。这个精妙无比的比喻成为全诗点睛之笔。这是从技巧和修辞来谈这个比喻,实际应该是诗人有了这样天地浑然、自在放松的感受之后生发出了这个比喻。雷默是新禅诗的代表诗人。禅诗写作注重对事物本相的呈现,写作中运用的是直觉思维,这两点对于禅诗写作非常重要,它可以让诗人更贴近事物本质,传达出一个非常生动活泼的动人世界。雷默这首《晨雨》便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