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爱如雪

雷默

我的爱是一场雪
如此突然而又寒冷
我的爱是一场雪
如此眩目而又脆弱
我的爱是一场雪
弥散天地,覆盖万物

我听见阳光咬它的声音
淙淙流水,带走它的魂
更有尘世的足迹,踩断它的骨
如果有来世,我只祈求
我的爱,是喜玛拉雅山上的一团雪
醒如斯,眠如斯,永恒如斯

星儿叶子:爱如雪,我的爱是一场雪,如此决绝而又纯粹,我的爱是一场雪,如此浩荡而又圣洁,我的爱是一场雪,铺天盖地,无止无休。但是,我的爱是一场雪,淙淙流水,带走它的魂。更有尘世的足迹,踩断它的骨,我的爱不能实现,如此绝望。寄望于来世,愿我的爱,是喜马拉雅山上的一团雪,永恒不变,亘古如斯。为什么诗人要用雪的意象来比喻火热的情感呢,本质上是因为这是一场无望之爱,但越无望越浓烈,越浓烈越显得无望,旋转纠结,直抵深处。如雪之爱,越热越冷,越冷越热,冰火本不相容,诗人却让这矛盾的事物统一为一体,相反相成,收到意想不到的表达效果。我试了一下仿写这首诗,半途放弃,因为诗人已经把这种决绝而又绝望之爱写到了尽头,我们无以为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