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光明河,胜利河
不,那时我们常在村西小河边
苇叶已厚,上面总是有水珠
天刚亮,我们就站在密密的苇丛中
个个信心满满,与考试不一样
不一会儿,有人欢呼"上钩了”

那一天,我带着又红又细的蚯蚓
这是鲫鱼喜欢的东西
果然一条足有三两的抓在我手中
草黄色的鱼鳞,热乎乎的
我一阵欢喜,直到十多年后
恋爱时才又找到那种感觉

小伙伴也很惊讶,一起围过来
因为每一次,我总是钓些小的
他们说,今天好钓
仿佛河底有许多大鲫鱼在排队
当然,他们这么说,也让我更自信
——今天倒要比一比,谁钓的更多

钓鱼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啊
从浮子抖,到鱼起水
有一次,我用力过猛
钩子上只留下一片鱼唇

要是有细雨,还有水鸟和小水蛇
即使独钓也趣味盎然
那一天,太阳一直没出来
我们直到午后,饥肠辘辘才收了鱼竿
你可别问,我们到底钓了多少鱼

又是一个雾蒙蒙的初夏早晨
我经过一片麦地,一个池塘
王瑶,程庆旺
我脱口念出这两个名字
只是,这些年来——
我们活着,却已不再相见

201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