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山村

收割机啃过的田野留下整齐的稻桩
斑鸠啄过的果园露出灿烂的空穴
山坳里的土屋像远古的遗迹
水牛趴在溪边流下孤绝的泪水

2015.10.7


晨问

 

把睡眠折成白昼
已废弃多少光明
把黑暗聚集为煤
还可燃烧多久
把爱定义疗伤
谁手持剔骨之刀

2015.10.10

梨和月光

满满一车月光
被梨赶走了
满满一车梨
在月光里奔跑

我们吃光了
满满一车梨
又是满满的
一车月光

2015.10.13

坐车过虹桥饭店想起两个人

依然是这样一个秋天
梧桐树叶开始飘落
依然是这样一座酒店
像个二愣子站在路边

三十年前,我和钟长林周少立
一起在这里看奥斯卡获奖电影
印象最深的是《乞力马扎罗的雪》
看完后,夜色已浓,我们去喝了啤酒

周少立呢,他最早离开南京
钟长林说他去了俄罗斯,十年前死在了郑州
钟长林,你在长沙还好吗
哦,新街口到了,我该下车了

2015.10.14

轻与重

蝴蝶掀起了太平洋巨浪。
露珠从草尖滑落,大地自有震率。
历史和社稷,乞丐和皇帝,
朱元璋以燕子矶当秤砣,江山几斤几两?

2015.10.16

写在六合金光寺

和尚住在山上
众生在山下
和尚每天下山去买菜
众生经常上山去烧香

2015.10.16

秋之诗

静下来,再静下来
否则你不会住到秋天的心里
你看光的步履就是它的影子
仿佛此刻,你坐在枯草中间
所有的爱恋都是自恋

每一片树叶挂在枝头,生长就是衰老
每一朵花儿如期盛开,来路就是归途
你看它的双手,紧紧抓住光之弦
鼻息微弱,让临终一刻变得如此安祥
银杏之身,正经历着最肃穆的洗礼

静下来,再静下来
像稻子一样低下头颅
像柿子一样沉浸在甜蜜里

2015.10.18

写给一只斑鸠

今晚,我不住江宁镇
就睡在幕府山下的房子里
你不宿在幕府山
会飞向高高的紫金山?

有时,我会想自己就是你
或者想让自己变成你
在这个长江之滨的城市里
你和我,谁是真的主人,抑或过客?

暮春时节,我常听见你在夜间啼叫
谁有过这撕心裂肺的失眠
一整个夏季,我以为你去了他乡
为什么寂寥的秋风里,我又听见你哀婉的歌声

明天,我将早起去机场
你会比我醒得更早么

2015.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