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雪后

太阳从云层里探出头
雪后的空气清冷、幽秘
世界干净而透明
像一块刚刚擦过的玻璃
又似一盘重新开始的棋局
黑与白,悲与喜,从容与匆忙
动者愈动,静者愈静
记忆,冬眠深处的蛇
突然苏醒,伸出了舌头
树影、车流、岩石。
岩石背后的风。风中的叶子
叶子下面的拥抱和亲吻
雪覆盖了山峦,多么短暂
唯有静虑,像冰凌
在缓慢的冬季,在黑夜中
持久地悬着
孤独的冷冷的芒刺

             2009.1.6

大雪

大雪带来了什么
意外的惊喜,浪漫的爱情
一场交通事故,一次列车的晚点
奔跑,摔倒,或者一串欢笑

白茫茫一片,似乎要埋葬一切
却永远不能遮隐,河流和湖泊
以及车站移动的黑影
大地的眼睛,越发明亮

             2008.1.28


雪夜

也许一切都已沉睡
爱情和性欲,花朵和石头
寒冷不仅让水凝成冰
也让汽车,趴在了地下室里 

甚至连动物也没有发现她的降临
在黑暗之中,在睡梦之外
蛇、青蛙,兔子和乌龟
各自守着各自的寂静 

甚至风,也无法捕捉她的身影
那样一种轻,比柳叶更轻
静静地落在山谷里、树林上
田野,悄悄被覆盖了 


“叭——”
谁听见了树枝的呐喊
这黑暗中唯一的声音? 

          2008.1.26

残雪 

一只只小白猫
睡在一棵棵松树的怀里 

它们的眼睛在天上
爪子,伸进来世 

我坐在去禄口机场的
汽车上,我在尘世
 

          2008.3.18

雪后   

雪后初霁
阳光跳跃在屋顶上 湖面上 
刺激又有趣 
又粘上稀疏的林木 
积雪初融 朝南的一面 
露出粗糙的树皮 
好象还湿漉漉的 


另一面 孤冷冷的白 
对着水面 
风从山那边吹来
像精灵似的
穿过阳光地 消失在阴暗处 

我骑车从太平门走过 
我的身影消失在 
高高的紫金山影中

        1998年


2003年11月8日,雪后,车过泰山

那是雪吗
稀疏的房舍
高高的山峰
铺了一层

薄薄的阳光
跳跃着
吃着薄薄的雪

鸟儿在空中盘桓
不忍落下
牛儿在河边张望
不肯挪步

汽车呼啸着
那朝北的坡上
青松更翠
雪更白

          2003年

爱如雪

我的爱是一场雪
如此突然而又寒冷
我的爱是一场雪
如此眩目而又脆弱
我的爱是一场雪
弥散天地,覆盖万物 

我听见阳光咬它的声音
淙淙流水,带走它的魂
更有尘世的足迹
深深踩断它的骨 

如果有来世,我只祈求
我的爱,是喜玛拉雅山上的一团雪
醒如斯,眠如斯,永恒如斯
 

                      2014.2
 

融雪 


太阳出来了
一点点地吃着雪
吃着树林边的阴冷
光芒如此寂静,跳跃着

雪带来美丽、惊奇
阳光又如此奇妙地让她死去
一场绮丽的爱情
来得突然,而又化于无形

                      2011.1.28

春雪


白色精灵,
浮出尘世。
转瞬之间,
回到天堂。

                      2010.3.9

雨和雪

此刻,北方正在下雪
我的窗外是嘀嗒嘀嗒的雨声
雨和雪,都是我爱人的化身
雪是新娘,雨是大娘
 
                      2014.2.5

 



 

  1. 阳光工房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