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小红果

    秋天的山上,有许多小红果,只有珍珠那么大,一簇簇,一丛丛。小红果挂在三种不同的枝条上,枸杞,蔷薇,一种叫不出名儿来的草本植物。  

     小红果的红,不是火红,不是血红,不是花红,是果红,只有秋天才有的红。枸杞的果水灵灵的,阳光下非常鲜艳,透明而浓厚,那红简直就要流淌下来了。那叫不出名的果儿,更像一个小妹妹,娇羞含情,红得伤心,有着一触即化的温柔。蔷薇的果红得深了,老了,像是经过了多少烈日和风霜,俨然一副哥哥的模样。

 

     然而它们是不相识的,各自红着,静静地挂在那线一样粗的藤上或黑黑的枝条上,享受着十一月美丽的阳光和那不太冷的风。间或有一场雨,洗去它们身上的尘埃。这个时候你要是去看它们,一定会心醉的。天气渐冷,寒霜降临,小红果依然灼灼。尽管新鲜的汁儿少了,但却是红得更浓烈了。冬至时分,树的衣衫已被风脱得精光,寂寥的光中只剩下小红果在摇动,那是一个怎样的美丽啊。

 

    我不知道是否有鸟儿来啄食,如果有,不应挂那么长时间啊,如果没有,难道是鸟儿也舍不得对美丽下口?   

 

     终于下雪了,山谷中显得异常干净。岁寒三友“竹、松、梅”各自绿着,遥相呼应。你摇晃过那些细细的枝条吗?随着积雪的抖落,一张张温暖红艳的小脸又露了出来,只是小得有些可怜,有些孤单了。  

 

    我不知道自古以来的诗文里为什么没有留下小红果的踪迹,难道仅仅因为她太小吗?   

 

    在我的记忆中,只有哥哥一直红到春节。两个妹妹,不知被谁带走了。 

 

                                                                     2000.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