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诗人。《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写诗三化:食古化境,食现实化意,食欧美化技。

作为汉语写作的中国诗人,不可能回避汉语诗歌的根基,诗经,古诗十九首,六朝诗歌,唐诗,宋词,这些都是汉诗的根系。如果没有传承,一味去学欧美,写得再好,不是汉诗,充其量是翻译诗的临摹。

但学习古诗,应用到现代诗的写作,这需要一个化的过程,不是用现代汉语去临摹一个所谓的古意。这个化,重要的是化境。中国诗最大的特征就在意境,让读诗者看到文字以外的境象,给读者一个想像的空间。所以,现在人传承汉诗传统,重要的是化境,而不是弄一些仿古词语入诗,看起来像是传承,其实是食古不化。

作为活在这样一个科技文明日新月异,社会结构,生活方式,价值体系都在不断发生变化的时代的诗人,我们不可能回避现实,换句话说,正是这些变化,给了现代诗巨大的空间,是现代诗意的源泉。唐诗之后,为什么中国诗歌难有大的发展,因为中国社会发展基本没有太大变化。新诗100年,为什么到了改革开放之后才有了突破性的发展,就是这个道理。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当代中国诗坛妖风四起,一些人把现实活剥生吞,像写通俗小说、段子、小品一样写诗,简单描述现实,根本没有化出当下存在的诗意 。

最后说说欧美,中国人写现代诗,大多从欧美现代诗开始。欧美诗的技巧其实不是什么新玩意,中国古诗里大多可以找到。典型的意象派、象征派唐诗里都有。但为什么要去临摹欧美现代诗,大概是被形式的相似迷惑了吧。糟糕的是,整天浸淫其中,很多人写出了以假乱真的翻译诗。

因此,我想说,食欧美也要化一化,主要是化技。

化境,化意,化技,三者不可缺一,三者也不是孤立的,往往是三位一体。

这个经典,那个传世,这个奖,那个奖,有几首诗做到了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