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花之诗

花朵在枯枝上骤放
让漫长的冬季突然昏厥
好像爱情,带来了慌乱和惊喜
寒冷和颤栗,阴郁和迷茫
时间的癌,在芬芳中消融

花朵,我愿用我的余生
挽留你的生命
我愿用我的灵魂
化作你的鲜艳
这宇宙中,除了你,谁能让我心伤

玉兰花

1

玉兰花静静地盛开
又静静凋谢

就像一张白纸
还没写字,就已化为灰烬

身着白裙的少女
刚刚来到人世,突然失踪了

或者,只是一道闪电
照亮了,我和你的黑夜

日本地震,核泄漏
玉兰花,静静地盛开,又凋谢

2

如果我没有来过
玉兰花依然会盛开
如果我没有爱过
你一定在别人的怀抱

玉兰花,即使错过了今年
还会有明年
谁敢说,我们错过了今生
还会有来世?

桂花之香

它那么虚无,自由。
那么浓郁,缠绕。
石头,混凝土
巨大的山峰。
谁能挡住它的身影?

穿越漫长的黑夜,
与阳光拥抱在一起。
好像一场迟来的爱情
多么慌张而甜蜜。蜜月之旅。

热爱这个秋天吧
弹指之间,我们就将消失
也许,就在明天。

栀子花

我听着雨点,敲打
屋檐下遮挡空调的铁皮
梅雨让一切发霉、生锈
幕府山的土被冲刷
露出石块,粗糙的表面
长满青苔,彷佛巨大的青蛙
或者蛤蟆。一个月前
满山还是蔷薇和洋槐花
布谷鸟的声音消失了
潮湿的、浓密的树林
退休的人在时间之外
暴雨之外,他们登上山顶
用树木和竹竿,做成
吊环、单杠、双杠
土拨鼠在林边巡逻
我们在早晨乘地铁
庭院向天空敞开
银杏树旁,栀子花摘了
又竞放,好像多年的哑巴
突然放声歌唱

紫色小花

秋天的紫色花朵
草丛间的紫色花朵
点缀了衰草、荒山的紫色花朵

除了植物学家,也许没有人知道你的名字
即使是诗人,也把他的歌唱
献给了井边的牵牛花

遗弃或者遗忘,孤独或者自由
你生命中的短暂几天
为什么总让我如此艳遇?

蔷薇

1

山间开满了蔷薇
却找不到一朵牡丹
你的美是我生命的涟漪
风,吹不走人世的尘埃

2

花朵从黑暗中醒来,
翡翠睡在石头的内心。
春天如此美好而短暂,
即使泪水,也洗不尽蔷薇忧伤。

木槿花

夏至给木槿带来荣耀
可你为什么总是为名所累
美丽的花朵年复一年
馥郁阵阵,覆盖你的伤痕

彼岸花

十月之长假结束了
我们急匆匆地赶往办公室
你听见晨起的鸟儿在枝头鸣唱:
“浮生若梦,许自己一世清欢”

樱花诗——写给南京林业大学

暖气流,气温骤升
两排樱花的焰火
点燃了林大
那么安静
像在清澈的水底
或者,镜子里
他们开始拥抱,亲吻
花瓣,落在了地上

腊梅

腊梅在寒风里初开
像遗世的隐士悄然现身
刚刚还在灌木丛中
一抬眼,又出现小道旁
挡在我面前

但你只有浅笑,即便盛开
也是矜持有度,温婉含蓄
这已足够了,古往今来
你迷住了多少君子,风流客

但谁能带走你的灵魂
谁又能将你幽禁
林逋在孤山上与你为伴
却永远不能娶你为妻

大众情人是你的命中注定
可这是你不情愿的
唯有隐世,才可逃避俗恋
唯有在古琴曲里,在唐待宋词里
在古墨画里,在禅里
你才有了永恒的芳华

此刻,雾霾半隐,阳光迷蒙
你我在紫金山南麓邂逅
仿佛一次千年幽会
但我知,这一瞬,转身就将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