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今晨读到一首热闹非凡的同题诗《不用手机的人》:
[不用手机的人]
宗小白/
————————
在我整天想着扔掉手机
却又扔不掉的年纪
我的偶像,美国诗人,盖瑞.斯耐德
定居内华达山区,写诗,禅修,致力于保护环境
伊丽莎白.毕肖普坐船前往南美旅行,
在那里遇到了挚爱,
昌耀在这一年龄段的作品开始多起来
海子已经自杀了五年
而我的父亲,一个食品厂的普通工人
抽屉里竟然放着一柄竹箫
他垂钓,自己动手修葺漏雨的瓦屋
用毛笔写字,在泛黄的牛皮信封上粘贴邮票
坐绿皮火车去很远的地方
闲暇无事,他就站在暮色里
蓝色中山装背对着我,手指轻按,双唇送出
低低的萧声

以流行的观点看,这首诗还可以。但如果你稍作深思,就发现它的浅薄了。

1993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华裔美藉诗人梁志英来南京,我陪他去鸡鸡寺玩。黄昏时分,我们跨进古寺大门,寺内游人已寥寥无几,很是安静。我们随意逛着,忽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很是刺耳。那时,砖头大小的大哥大只有富豪才有,我和梁志英对这电话声都有诧异。于是,抬眼巡视,很快发现了橙黄色的一个电话亭。当年的我,也是对加里斯奈德充满崇敬和偏好,视现代科技流入寺院为异端。古老寺院,夕照如沐,这电话铃声多少有些鬼魅。

几年之后,大概是1998年,随着对禅的学习以及对it技术的更多接触,在一个机缘的接引下,我有了新认识,明白了锄头,电脑是一回事,撰写了《石头、锄头,奔腾2及其它》,刊于微电脑周刊杂志。

石头锄头都是人类利用过的工具,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标志性物品。电脑,手机也一样,如果你怀念锄头,而刻意拒绝电脑手机,甚至电灯,说明你的目力还有限,只看到了时光隧道的某一段,而未看到它的全部。
加里斯奈德拒绝电灯电视手机电脑,可为什么又要登上激光照排的报纸以及电视新闻,他不可能是真正的古人和隐者,充其量是一个环保主义者生态主义者。

禅要让人不着相,去内心寻找自证。因此,科技进步带来的外界变化,又如何妨碍你的内心呢?

有一年去香港,我拍了一张照片,一个西装毕挺,大腹便便的人在金碧辉煌的购物中心廊道里玩手机。看其模样,像购物中心某部门的经理,其时离开店营业尚有一段时间。

几年前,上了地铁,不少人会选择读报,如今,满车都是玩手机的人。晚上,很多人也已不看电视,而是依赖手机消磨一晚的时光。
这些有什么不好呢,报纸电视都是科技文明的产物,手机亦如是。手机阅读,看电影电视剧,游戏,与人聊天,购物,存款,我们为什么要拒绝呢?至于玩手机到深夜,玩到头昏脑胀,那是另一回事,与手机何干?

生活禅,活在当下。我还是要说,禅不是山水

心里有禅禅无踪

20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