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Powered by LOFTER
雷默,中国当代新禅宗诗派的创始人,代表人物。《佛教文化》,《禅露》、《禅》、《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以及美国《新大陆》、《TALISMAN》(英语诗刊)等杂志都介绍过他的诗文。现居南京。
——
我读雷默的诗始于侯马的推荐,是在一张报纸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作品,没想到他遁入了自由的互联网世界。 ——桑克《互联网时代的中文诗歌》
——
实际上《诗歌研究》推出了一位重要诗人:雷默 ——阿翔《九十年代主要民刊掠影》
——
雷默倡导“新禅诗”已有二十年了,这令他不可能成为诗坛主流,他的价值在于面对这个不纯的时代,最终写出了开放的纯诗:本诗多有现实的质感和艺术性。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三季
——
雷默的诗歌风格简静,境界高远。诗歌形式大多短小,语言从容,语气淡定,没有深奥与玄秘,禅味自然,读后特别能深入人心。——宫白云《对自然与人类境遇的忧患与悲悯》
——
雷默把古老禅理融入时代意识表现于汉语白话文新诗,使得已有千年根系的禅诗萌发出新的形态和生命力。雷默的禅诗是真正的现代禅诗。 ——呼岩鸾《古代和现代,佛诗和禅诗:以舍利和雷默为例》

热浪正在离开吗
天象大概是真实的,但气象或有乖戾
世相难以让人捉摸

太阳是否会在狮子座打瞌睡
鹰为什么在此时开始捕捉鸟雀
——真的是要祭天?
树叶开始成群集队地飞向大地

这一切,一年又一年,何止万年
我知道稻田水将逝
谷粒正变实,由青转黄

这一切,年复一年,年年如是
割穗人换了一茬又一茬
老父亲问我,收割机算多少茬

2016.8

眼睛还给青山
耳朵还给流水
鼻子还给正在开放的桂花
日子还给日渐凉爽的秋风

是时候了,美酒不须多
是时候了,朋友不须多
月光或有或无
爱情若即若离

2016.8.18

相遇是你我的命运
卜筮也难以预测
有情人并非都有完美结局
但禁锢又如何阻止罂粟花的美丽

上帝抽了亚当的肋骨
你取走了我的肋骨
天空愈加无辜
山河更显本色

生命,如此美妙而又略显邪恶
如此绚烂而又难掩屈辱
我们正一天天远去
你的告别亦是我所告别

2016.8.9

坐在湖边的我手机没电了

雷默

坐在湖边的我手机没电了
其实,我只想拍一张照片发给我的朋友
让他一起看一看晚风中的湖水
虽然这样的风景他已经看过好多回  

晚风还是晚风,湖水还是湖水
我呆呆地坐在湖边
看月亮一点点爬上来
手机没电了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和雷默《坐在湖边的我手机没电了》
覃贤茂

坐在空调房间的沙发上看电视
其实,我在打开手机想看看有没有期待的信息
我看到了朋友发来的夜色湖光灯影的照片
是的,那似乎也如俗世的无足惊奇

我不太关心政治,我常看的是中央7套的每日农经
因为政治,已经有那么多应该是更专业的人在关心
我就这样吧,其实这无关于电视与手机...

他天生就是玩家
你在他那里只能是玩物
他天生就是匠人
你终究是他手里的斧头
在玩主那里,你越来越乖戾
在匠人手里,你更像一件炫眼的银器

一个雕琢打磨
一个毁灭重塑
他们对你都有更多的狂热
都会说,你是我的生命

你本是天机的显现
犹如数学物理,阴阳八卦
但因为由人而作,一切境由心生
你又成为一种哲学,一种宗教

你是地球,是山峰,是流水
是蝴蝶的翅膀,青蛙的鸣唱
你也是国家,也是民族
也是山脚下的村庄,以及原著人的乡音

空枝

雷默

三只黑鸟
落在灰白的枝上
翅膀抖动时
它们消失了

又一只黑鸟落下
扭头的刹那
树枝轻颤

我久久地望着窗外
一上午,再也没有鸟飞来

星儿叶子:我喜欢这首诗的题目《空枝》,如果这首诗底下什么也不写,只留下这个题目,也是一首具足的诗。但诗人还是写了,那些不可避免的表象,三只黑鸟的落下和飞走,又一只黑鸟的落下和飞走。黑白的画面,动静的画面,简洁的画面,在诗人眼前出现。然后,一上午,再也没有鸟飞来。留下诗人久久望着窗外的空枝。可是,即使再飞来第五只或第六只黑鸟或别的鸟又怎么样呢?最终都会飞走。空枝依然会是空枝,枝的空是必然命运。我想诗人看到眼前景象在刹那间顿悟,有如醍醐灌顶,心底顿然通明。大千...

晨雨

雷默

它的脚步多么急
仿佛大年初一的爆竹
撼天动地,不容分说
我像风箱一样打开惺忪之眼
所见之物却是如此安静:
庭中树,房子,远处的山岭
全都一动不动
我趴在窗台上看这一幕
像不像一条被雨惊醒的狗

覃贤茂: 对景观念,即物体情,此是诚意,此是致知。谁的脚步那么急?真的是晨雨吗?诗人为何联想到除岁的爆竹?是内心的怵惕和恐惧修省吗?是棒喝一般的顿悟吗?诗人“像风箱一样打开惺忪之眼”,不能不让人想到老子所言“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所以静者愈静,动者愈动。天地一体,万物齐一,诗人却想到了禅门中“狗子也有佛性无”的著名公案,所以在诗的尾句写出“一条被雨惊醒的狗”这样矫奇险峻的比喻出来,陡然让读者也被警醒!

《残雪》

雷默

一只只小白猫
睡在一棵棵松树的怀里

它们的眼睛在天上
爪子,伸进来世

我坐在去禄口机场的
汽车上,我在尘世

星儿叶子:雷默喜欢以雪的意象入诗,他说雪是纯美的象征。这首《残雪》很别致,诗人把残雪比喻为一只只小白猫,它们温顺安然地睡在一棵棵松树的怀里。它们是来自天堂的天使,眼睛在天上,爪子伸进来世,这已经富于梦幻之美,让我们想象它们的圣洁。但我们还是感受到它们温和可爱的气息。而我坐在去禄口机场的汽车上,我在尘世。这样出其不意的连接使诗歌产生奇趣。残雪在天上,是圣洁之美的象征,我在尘世,是世俗的象征。应该说二者之间是有距离的,诗人很向往那种圣洁之美的境界吧。但是如果我们抽离其境...

秋之诗

雷默

秋天吐出美丽的诗篇
让所有的聒噪突然失声

鲜红的叶子,静谧的果实
荒芜岁月的诡秘之花

当云雾散去,温暖的阳光下
我们,多么虚无,而又欢喜

2011

星儿叶子点评:当诗人说,我们,多么虚无,而又欢喜。这句话是在这样的情境中说出的:在那样吐出美丽诗篇的秋天,在那样有鲜红叶子和静谧果实的秋天,在云雾散去,温暖的阳光下,在所有聒噪突然失声的秋天,诗人像孩子一样告诉我们,我们多么虚无而又欢喜,他其实是在说我们飞翔吧,在辽阔静美的秋天自由地飞翔吧。让我们,像一支轻飘飘的洁白的羽毛融入蔚蓝的天空,融入无垠之秋,融入大自然给我们创造的无尽神奇之中。诗人雷默的感悟总是最为贴合自然的性情,最...

流水

从紫金山流下的水
经过我的身旁,涓细如丝
新兴的建筑群中间
更显出它的古老与婉转

我已无法辨析哪是青蛙之鸣
哪是蟾蜍之唱
但我分得清不时传来的
高铁之喧与普快唱了一个世纪的歌

这是一首由古至今的交响曲
流水不改其淙淙之声
但它只是和音。每一个夜晚
我都想偷走它的欢乐和宁静

 

咳嗽

别对我说你刚刚祈祷过
也别对我说你己经关掉了汽车油门
别对我说你的工厂己经搬走了
也别对我说你刚刚从梦中惊醒

此刻,我站在幕府山顶上遥想苍穹
树林笼罩在深深的孤独里
太阳之余晖为古都呈献玫红色雾霾
我的咳嗽亦是大地的咳嗽?

 

无妄

三十多年前
农民伯伯开始给稻子、鸡、青菜
喂药,伯伯说,它们都有病...

夹竹桃开的多繁盛
但不及一朵栀子花的香
广玉兰的白,在厚厚的绿叶中间
好像清真寺里走出的伊朗女子

夏至了,上午暴雨,下午烈日
花开更疾,凋谢更寻常
没有人再唱,林花谢了太匆匆

荷花生于水,天生娇美
因此有了太多赞美
可怜道旁木槿花,同样出于污泥
丽质多姿,却无人识得

2016.6.21

                          呼岩鸾

雷默的山水
绑架了尘声且不说赎价 

问云岩,说
水鸟树林皆演法音 

问云门,说
东山水上行

呼岩鸾,著名诗人,诗评家。


从紫金山上流下的水
经过我的身旁,涓细如丝
新兴的建筑群中间
更显出它的古老与婉转

我已无法辨析哪是青蛙之鸣
哪是蟾蜍之唱
但我分得清不时传来的
高铁之喧与普快唱了一个世纪的歌

这是一首由古至今的交响曲
流水不改其淙淙之声
但它只是和音。每一个夜晚
我都可以带走它的欢乐和宁静

2016.6.5

光明河,胜利河
不,那时我们常在村西小河边
苇叶已厚,上面总是有水珠
天刚亮,我们就站在密密的苇丛中
个个信心满满,与考试不一样
不一会儿,有人欢呼"上钩了”

那一天,我带着又红又细的蚯蚓
这是鲫鱼喜欢的东西
果然一条足有三两的抓在我手中
草黄色的鱼鳞,热乎乎的
我一阵欢喜,直到十多年后
恋爱时才又找到那种感觉

小伙伴也很惊讶,一起围过来
因为每一次,我总是钓些小的
他们说,今天好钓
仿佛河底有许多大鲫鱼在排队
当然,他们这么说,也让我更自信
——今天倒要比一比,谁钓的更多

钓鱼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啊
从浮子抖,到鱼起水
有一次,我用力过猛
钩子上只留下一片鱼唇

要是有细雨,还有水鸟和小水蛇
即使独钓也趣味盎然
那...

在唐朝或宋朝
谁也不敢想象
这装轮子的  一节一节的
象百脚一样的怪物
会打败双脚
带我们去杭州
象那臭不要脸的美国人
登上了月亮

现在你也不错
坐在温暖的车厢里
有老婆和孩子  象个工程师
南京还有一套房子
两室一厅  房租很便宜
当然  鸡蛋|是贵了些

火车飞速行使着  象一匹马穿过黑夜
播音员说  杭州是一座美丽的城市
是人间天堂
你和旅客们一起向外张望
腿  又酸又麻

          04/27/1989

原载《大河》诗刊,1990第三期

新绝句

四月蕴育了太多花香
那是青春所有的感伤
直到乌云抓住了闪电
黑夜,啜饮火光

蜘蛛

风中有一张蜘蛛网
我却看不见蜘蛛
也没有被缚住的飞虫
小孩子都想变成蜘蛛侠
其实蜘蛛的天敌有很多
落入蟾蜍之口,未必可知

2016.5.26


一座座山峰之间
有一幢幢高楼
一幢幢高楼间
有一座座塔吊

站在楼顶朝下看
他们像一只只蚂蚁
走在他们中间
他们全是活神仙

2016.4.16

新年

我又想起了时间
这古老而又无尽的河流
它流经了多少星球,山川,土地
花朵牛羊,森林变成了石油,三叶虫变成了化石

我又想起了时间
多少次我试图参透
这简单而又抽象的哲学命题
如今我终于明白,
它有万物的色彩和声音
万物的踪迹就是它的脚印

它在我的身上显现
从皮肤到头发
从五脏到血液
心灵犹如钟摆嘀嗒作响

它到底有多长,发源在哪里
又将流向哪一片海洋

2016.1.1

今晚,大海就在我身边

今晚,大海就在我身边
推开窗,朦胧中可以看见灯塔和船只
更可清晰地听见阵阵涛声

我还是把窗户关上了
我想让大海,在我的梦之外
自个儿去吻她的新娘

2016.1.4

咳嗽

别对我说你刚刚祈祷过
也别对我说你己经关掉了汽

你可以坐地铁经过
你也可以开汽车经过

但这一刻,我和梁雪波
以及成都王学东,南师大小宋
站在玄武湖里面——太子萧统的雕像旁

一抬头,紫峰大厦,世界第七高楼
与朱元彰的明城墙
在一个视角内

蛙声,多么古老而又真实的声音
身后响起——

2016.4.1


成都晚报2015年9月17日刊发我的五首新禅诗以及覃贤茂兄的点评。由于版面所限,点评有所删节,此处贴出原文。供参考阅读。

禅是诗家切玉刀——雷默新禅诗五首点评

覃贤茂

流水今日,明月前身。风水相涣,何迹可寻。起至魏晋,盛于唐宋,禅与诗的关系便如镜花竹影,两相对照,映射互辉。这样的诗学现象,却往往是今人轻忽看过竟如无明遮掩的憾事。古代诗人援禅入诗,求其韵外之致,味外之旨,悟罢正眼法藏,拈出信手文章,托诸文字而又超越语义,发为辞句而又欲辩忘言。自此,中国古代诗歌美学其实是很难再与禅机脱离干系。白话新诗横空出世,虽然深受西方诗学影响,但细致分辩,还是可以看到很多优秀诗人潜在浸润于中国古典诗学影...

- 查看更多 -